BIM3.0

首页 行业资讯 BIM3.0 BIM3.0时代下的新思考:对话杨玮

BIM3.0时代下的新思考:对话杨玮

2019-05-27 11:06:34

杨玮  中建三局绿色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设计研究院院长

 

记者:您怎么看BIM技术?您觉得BIM技术在整个建筑行业的信息化转型升级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从BIM技术引进到中国以来,它给行业带来哪些变化?

BIM这个词是舶来品,但我并不认为这个技术只能从国外引进。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业自然发展的产物。如果不从国外引进,中国自己也会研发出这个技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BIM这个词有官方的解释:“建筑信息模型”,这里的模型指的是三维模型,但其实我更想把它理解为数据模型。因为BIM中的“I”,Information(信息),是BIM最核心的价值,是BIM的灵魂。信息的运用需要需求方通过数据建模来实现。所以我的认知里BIM就是一个信息成长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工具或者一个平台的成长过程。当然这只代表我个人的理解。

 

BIM在行业信息化的转型升级中主要服务于管理思维的变化,它是一个管理工具。以前中国的建筑行业是大体量快速发展,对应的是粗放式的管理。现在大家开始追求品质和效率,把速度降下来,慢慢追求精细化管理。对于建筑行业从业者来说,我更希望大家不只是把BIM当成一种技术和工具,它是一种管理方式,或者管理理念。这个理念虽然很好,但我还是要说,它不是一个很新的东西。它的核心就是不再凭经验去管理,而是基于数据来分析,支撑你做下一步的管理动作和决策。这就是现代社会从经验管理转向科学管理的发展过程。至于这些数据是通过一个个数据表单来存放和呈现,还是用三维模型等一些更可视化的方式,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只要它有数据分析模型,就都可以叫BIM,所以BIM回到本质,就是项目管理中的数据管理。如果是数据管理,那么建筑业里每天都有存在和发生。

 

至于BIM在建筑领域里扮演什么角色,我不好说现在它扮演着什么角色,但理想情况下BIM就像人们平常生活中的吃饭睡觉一样,很基础,但很重要。那时候它已经融入到行业里,你不会特别注意到它的存在,但是你却离不开它。但现在整个行业都还在剧烈地变化,城市在变,政策在变,人在变,至于这个变化要多长时间,我们不好回答。现在多方因素都在推动,一方面是行业自身的需求,另一个方面则是技术推动着行业快速成长。

 

记者:这两年BIM应用从纯粹的技术管理应用,向更加全面的生产和商务管理的综合应用延展,您觉得这变化是不是因为BIM技术给我们的信息化工作打开了一个更大的空间?

我觉得并不是因为有这个技术才打开了想象的空间,用信息化提升精细化管理这个理念我们很早就提出来了,但确实BIM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支撑。

 

这么多年我们的信息化推进乏力,比起技术和工具,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行业从业人员提不出具体切实的需求。大家都在讲管理和BIM技术融合,我们依据什么来融合?我觉得就是根据业务提出的需求,再基于需求的逻辑关系,把整个系统串起来。当时做广州东塔项目,我的工作其实就是要把这个逻辑关系梳理出来,通过进度计划这条主线,把商务里面的相关的信息串联起来,这是我们谈BIM+PM里最核心的东西。东塔当年的BIM应用里有一个特色,就是模块数据包。每个模块单独建立数据包,其实这也是在弱化应用者的需求难度。

 

但其实这些也都是在探讨“如何做”的问题。我一直认为“做什么”比“如何做”更重要。真正让技术跟管理融合,应该要从观念上先融合,不要认为技术就是技术,管理就是管理。而管理和技术融合的观念要形成,前提是要认识到数据的重要性,不然有再好的数据模型或者工具也无济于事。这件事情才是目前行业里急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这个问题,BIM解决不了!为什么从东塔项目结束回到公司,我心里其实挺反感把BIM抬得太高,不是不认可BIM技术,而是怕大家本末倒置了。我们离理想的BIM还差十万八千里,还是要先老老实实补课,把基础动作做扎实。如果要制定计划,就先从业务着手,什么计划,怎样制定,什么样的逻辑关系,配套资源是什么,达到什么样的功效和目标,都得真正理清楚。如果这层逻辑没有理清楚,则意味着所有背后的动作跟信息没有关系。而当我们的动作跟信息都没有关系的时候,谈什么BIM呢?BIM可是信息的逻辑承载。如果都不知道数据有什么用,甚至不认可它的重要性,那样的BIM有什么意义?可不就成了做样子?我们倡导的是让管理者先养成习惯看数据,做决策要基于数据分析和判断。哪怕现在没有完整的数据,任何一个点的数据也都是有其价值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现在急需的不是工具,而是对数据的重视,对科学管理本质的认同。先观念,再方法,最后才是工具。你可能觉得我有点理想化,其实我很务实。因为我知道不能等到什么事都顺了,才开始迈出我理想的第一步,这个理想是要我们在残酷的现实里自己去实现的。比如我们搜集一个业务点的信息,梳理逻辑关系,等到一个小架构搭出来,马上就可以支撑某些管理行为,这就让我们离理想又近了一步。

 

如果我们在前面达成了观念上的一致,那后面就容易多了。你问我BIM的重要性,那我觉得它就是支撑我们管理转型的最核心抓手。精细化管理的基础就是要搭建基层信息体系,包括点状的信息以及信息之间的逻辑关系。也就是说,如果BIM的定位是信息架构的建设,那么他就是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但如果说BIM只是搭一个平台建一个模型,搞几个应用界面,那BIM就是可有可无的。

 

记者:如果认知对了,那么BIM就很有价值,可是在现阶段,施工企业他到底怎么客观衡量和评价BIM的价值呢?

这个不是我们现在该提的问题。至少不应该被单独拿出来提问,这是一个综合性问题。

 

现在国内推行工程总承包,这个机制本身最大的课题就是如何解决价值量化和价值再平衡的问题。我在很多场合提到过,要理解价值量化这件事情,一定是基于数据建设,而且必须综合来判断。你说我的设计比别人便宜,凭什么?你说我用了这个技术以后,功效提升50%,又凭什么?比如说用BIM软件做碰撞检查,张三的模型,我们检查出100条碰撞,而李四的有1000条,那你就能说张三的BIM应用价值就只有李四的十分之一吗,显然不是。因为还要考虑到张三和李四的设计能力可能不同,也可能是两人的责任心不同。

 

第二个是价值再平衡,就是基于价值量化的条件下,通过我们的管理动作,让占便宜的人让一部分的利出来弥补吃亏的这些人,从而让所有的相关方能够针对这个项目实现整体价值的最大化。但我们现在各方利益是割裂的,每个人追求独自板块的效益最大化,那一定会牺牲整个项目的整体效益。

 

总承包的模式核心是打造一个利益共同体。利益共同体背后的内涵就是价值再分配。价值再分配的基础动作就是价值量化。价值量化的背后就是数据建设。所以我为什么现在不想跟他们谈BIM,以及单独谈它的价值衡量。因为数据都还没有建设起来时,价值衡量体系无从谈起。

 

这个数据体系有行业的标准,也有企业的标准,以及项目自身的标准。因为每个企业的水平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过3天做一层是合理的,5天做一层也是合理的,7天甚至10天做一层也都可能是合理的。一般的项目我们施工企业会拿到甲方给的结点要求,按照结点排出来需要3天就3天,需要5天就5天。但以后如果做EPC,甲方只给我们最后的结点。那每个项目的结点计划就是根据项目自身情况来做了。没有百分之百的标准化和行业价值衡量体系,但我们可以去追求里面一些可以固化的动作。1000个人有1000种管理方式,但是里面的标准动作,七成以上是通的。是哪七成,可能需要我们通过基础数据的积累来总结。这是一个非常基础,但非常难、非常累的工作,而且其好处可能要多少年后才真正显现。但如果不做,表面上看上去可能是新技术带来的风风火火,实际可能是管理水平的倒退,变得更加粗旷。

 

我们看到前几年建筑行业每年20%、30%的速度在往上涨,但劳务人员的速度可没有这样涨。以前是20个人管2万平米,现在15个人管20平米,人的精力和经验根本无法支撑做这件事情。越忙就越没时间做数据积累;越没有数据管理就约依赖人;整体效率就越低;效率越低,在高强度下,大家就越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工人没有错,基层管理人员没有错。这应该是企业的战略问题,为什么国外很多大的公司有首席信息官,去梳理信息在公司的流程和价值。我们要让这个恶性循环慢慢通过企业的顶部发力停下来,然后朝着另一个良性的方向运转。企业越大,惯性越大,就越难调整方向掉头,但是越晚做,就越难做。

 

记者:确实,认识到这个问题不难,但是要付诸行动去解决,去改变,是非常痛苦的。那您觉得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施工企业要做哪些应对?

这个问题有点大,咱们分几个层面说:

 

关于人才

先说BIM人才培养。我前面提到好几次,先淡化技术,强调数据的意识,而且是全员的数据意识,每一个人每一天甚至每一个日常动作,都是有数据产生的。我们的管理其实就是收集数据,分析数据,然后反馈信息。这个意识树立了,每个人的数据行为固化下来,变成工作习惯,后面的技术和工具才会让你如虎添翼。至于意识怎么培养,我觉得有可能是自己领悟,也有可能是被领导甚至被行业倒逼。

 

关于数据

企业的数据搜集以及信息体系搭建工作,我觉得有两种方式可采用。

我们如果把最终拼成的信息化蓝图想象成一个人,那第一种方式就是先把人形、骨架勾勒出来,也就是我们说的把数据框先架搭起来。然后再往里填数,逐步去填充这个人的血肉经脉。过程中我们需要慢慢把每一个点的收集方法、工具、范围都规划出来。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因为框架搭对了,后面干的无用功就少。但这不一定是适合所有企业的方式,因为他要求企业有非常清晰的逻辑能力,以及对未来的预判力。

第二种方式就是今天做一个手指头,明天做个膝盖,后天做个头发,你做手指头,我做膝盖,他做头发,每个人从现有工作开始做自己的一小块数据。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没有关系,当做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慢慢就可以延伸然后找到和旁边板块相连的点。这可能是很多企业信息化工作的现状。

但是不管是哪种方式,我想说都不要只关注了形式,没有深入到信息本身,要主动去思考信息的应用场景和价值。

 

关于机制和体系

关于制度我有一个观点:制度不是建立起来的,而是自己生长起来的。

一开始我要求员工做的都是具体的事,做这个项目必须得做这么多事,这些事是可以梳理出来的。做好这件事情必然会产生很多数据,那就去搜集和分析,并且主动思考要要反馈什么信息。

至于你用什么方式做,由什么岗位做我先不管,我只考核结果,对结果我有自己的标准。做的过程中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玩法,每个企业在做的时候,都会去梳理并且一点点固化下来一些标准的动作,并且自己会去反复验证。这些固化下来的动作就是制度。然后各个点上的制度串起来就是你的体系。而不是我们请一个咨询公司站在顶上帮我定一些制度,告诉我要干什么,怎么干,很多制度还是他从别的地方搬来的。这样会造成两种极端,就像衣服太小了卡脖子,如果太大了,一看就不是自己的,总之不合适,用不起来。

 

关于机会

有这么一个故事,你问三个砌墙的建筑工人,你在干什么?一个说我在砌一堵墙,另一个说,我在盖一栋楼,还有一个说,我在造一座城。这本来是一个关于理想和目标的故事。但现在却是施工单位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政府现在借助民间的力量不仅仅是把建筑建起来,还要把这个区域的产业做起来。我们现在拿地的商业配置比重越来越高。三四线城市拿一块地,恨不得50%—60%是商业配置,甚至更高的商业配置,开发商压力很大。当然在北京可能感觉不到。

商业配置的意思是营造产业环境。我们提前要研究这个地方的产业结构、发展方向是什么,短板是什么,能够补充什么,我们的方案能够给哪一个点做突破。我要跟政府谈,我们自己根据企业资源能力,要给你创造什么类型的项目,打造什么样的生态,吸引什么企业。所以说以前是在造房子,现在是造城。要考虑这个地方环境生态如何持续发展,所有的基础设施如何跟进建设。这时候,建筑业真正跟各个产业融合在一起,对于数据的需求面,特别是需要集成的数据范围在进一步拓展。建筑行业的数据建设已经远远落后于行业需求。这也是一个面向未来的重要机会。

 

关于理想

经过长期观察,我发现绝大部分需求方想的都很简单:希望能给到个什么东西,拿过来就可以用,一用就看到效果。哪有这么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我们如果要从根上解决问题,就是要做难而正确的事。中国人其实很聪明,这一部分人真的不知道什么事正确吗?不见得!他们分析完了,发现正确的事太难了,难到可能还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正确就已经死了。

所以说,难的不是做正确的事,也不是正确地做事,而是明知道正确的事很难,但还是咬牙去做。哪怕现在能力不够,做一步,也就离那个伟大的理想近一步。迎接黎明前的黑暗,我们要做一个太阳,而不是1万盏日光灯。因为再渺小,我们做的事也是太阳的一部分。我知道做成了,它照亮的是整个大地。

 

 

热点文章

  • {{ val.name }}

    {{ val.createDate }}

    {{ val.title }}

    {{ val.content }}

说点什么

New Builds 1998-2019 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京ICP备1002160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401054 WEB POWERED BY Z3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