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M视角

首页 理念观点 BIM视角 武文斌:探秘“BIM大V”——瑞典的深耕之道

武文斌:探秘“BIM大V”——瑞典的深耕之道

2019-04-08 13:56:56

作者:广联达BIM5D国际化产品经理 武文斌

 

外来的BIM如何本土化,我们并不陌生,今天要和大家聊聊,国外的BIM发展情况,以及我们土生土长的BIM如何走出去。

 

一、从“BIM小白”是如何修炼成“BIM大V”的?

1975 年,BIM 之父,查克.伊士曼教授,借鉴制造业的产品信息模型,提出"Building Description System"的概念,透过计算机对建筑物使用智能模拟,这是BIM的概念起源。

BIM理念诞生后,从概念到落地实践产生行业应用价值,经历了漫长的周期。

跟踪BIM发展的轨迹,从小范围的区域实践到遍布全球,从宏观上看,大致可以分为三大阶段:

第一阶段:几个北欧先锋国家主导,如:瑞典、芬兰、挪威等;

第二阶段:作为科技研发大国的美国接棒,北美早期实践者持续酝酿发酵;

第三阶段:亚洲国家引进,进行试验性推广,如:中国、新加坡等。

可见,BIM的成长轨迹是跨洲际的,它如今能在中国一炮而红,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当我们在研究BIM本土化时,欧洲和北美的原生BIM技术并没有停滞。根据不同区域的发展状况,我们整理出了以下四个梯队:

 

 

第一梯队的“BIM大V”们现状如何?

如图所示,以欧洲为例,BIM应用的第一梯队集中在北欧(瑞典、芬兰、挪威)及英国。据了解,现在,大部分北欧国家已没有政策影响,由于早期政府支持力度大、发展时间长,那里的BIM应用普及程度非常高。打个比方,就像婴儿长到一岁断奶,本身具备了自主进食和成长的能力,便不再需要母乳的喂养。

同为第一梯队的英国,近年来政府规划清晰,政策大力推进,施工企业快速跟进,使BIM发展更加迅速。他们更像是一群猛兽,有了肉类的滋养,正在疯狂地积蓄力量。

回到正题,大家都是从“BIM小白”开始成长的,他们有什么精华值得我们借鉴呢?

为了更加聚焦,近身了解,我们走进北欧,以瑞典为核心,详细介绍BIM先锋应用国家的BIM应用现状。

 

二、探秘“BIM大V”——瑞典

这次探秘,并非纸上谈兵,我们的团队真的实地走访了瑞典27个施工总包、设计、甲方企业,并和各个企业领导、工程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在驻地,除了要进行科学调研与研究,我们还带着另一个任务,暂时保密。

经过调研发现,在瑞典,BIM在建筑行业的普及率非常高,并具有以下特点:

特点一:时间长,覆盖广,自发应用

BIM在瑞典的发展,可以追溯到2008年,施工企业从大型设计开始,尝试应用至今。

在过去的十年中,瑞典的BIM发展经历了政府主导到企业自主应用的过程,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如下图所示:

截至目前,瑞典政府已有4年没有政策上的强力推动,但是95%以上的在施工项目拥有BIM模型,专业包涵了结构,建筑,机电全专业模型,这些模型全部会应用在施工过程中,我们在后文会提到。

在此过程中,虽然政府没有明文推动,瑞典的企业和高校却没有闲着。200多家企业形成了本国的BIM联盟,各方共同探讨BIM发展。同时,在各高校中开设BIM课程,培养BIM相关人才。

目前,瑞典已经基本形成了市场自发选择应用BIM的氛围。

BIM发源的鼻祖之一走过十年才到这种程度,我们国内BIM真正火起来的时间,也就近几年,这样想想,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相信我天朝的发展速度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特点二:正向设计,设计应用深入

在和当地最大的设计咨询商WSP的BIM负责人交流时,他提到,一个项目从方案设计到交付,要产生的模型版本平均会有100多个,在整个过程中,BIM模型需要不断地修改、优化。

自2015年起,他们项目设计的图纸都是从Revit或者ArchiCAD模型中剖切得到,也就是实现了现在国内刚刚兴起的“正向设计”,即不经过二次翻模,直接用模型进行设计,从而提升设计协调效率,避免出现碰撞等设计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正向设计已经成为了瑞典当地设计的主流方式。

在交付业主时,除了我们熟悉的二维图纸外,如果业主有需求,设计方也会提交BIM模型。施工阶段应用模型时则和甲方协调获取模型。

瑞典为什么会首先在设计阶段有深入应用呢?这是由其背后深刻的国情和行业发展特点所决定的。

首先,瑞典的整体设计时间长,与我国不同的是,瑞典不存在“三边工程“。

举个例子,1个施工两年期的项目,它在设计阶段花费的时间几乎与施工阶段等长。在设计的各个阶段,设计方会不断调整和优化方案,完成部分国内深化设计的工作,所以,瑞典的设计已经具备了进行深入利用BIM模型在各专业间不断优化的客观条件,充分发挥出BIM在可协调性上的优越性。

其次,瑞典的90%以上项目为装配式结构,除基础部分外,包括装修在内,全部采用装配式进行提前预制加工。装配式本身天生与BIM模型有很强的契合性,工厂依据深化后的模型更方便进行预制加工,装设计深化+预制加工,简直是天然的效率加速器。

 

特点三:VDC兴起,施工BIM应用方兴未艾

在施工阶段,BIM应用目前刚好处在蓬勃发展的阶段,近年来,最流行的词汇就是VDC(Vitual Design and Construction),即虚拟设计和施工,意为:利用计算机在实际施工前提前在数字世界建造一个数字虚体建筑,以此来不断提升生产的智慧性。这个概念与我们常说的数字建筑内涵不谋而合。

 

简而言之,VDC可以简单理解为面向施工阶段BIM的具象化措施,它强调利用BIM协调Product(项目交付物-建筑物),Organization(组织结构),Process(工作流程),利用Metrics(度量数据)来提升项目管理能力,进行动态管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与我们日常所提到的将BIM技术用于项目管理、帮助项目提升管理能力类似。

在与北欧第四大公司VEIDEKKE的VDC负责人沟通时,他举了个例子,可以形象地解释VDC:

我们的项目80%都是设计与施工一体化项目,在施工之前的设计阶段,我们就会把施工负责人员叫过来一起为设计出谋划策,让他参与到模型的讨论和应用中。在正式施工前,我们会提前利用模型进行沟通,避免设计图纸出现问题,提前解决一些图纸上的问题,组织好配套的工具和方法,在施工过程中,每周开一次会,把项目实际情况投放到大屏幕上,我们各负责人一起进行分析,这很方便。

VDC应用的兴起,究其原因,离不开瑞典行业承包模式的变化。

近年来,设计施工一体化模式在房建项目中逐渐成为主流。目前,瑞典70%的房建项目是设计施工一体化的交钥匙工程,尤其是住宅项目。

瑞典的设计施工一体化,类似我们国内的EPC工程,施工方不仅要负责施工,还会前置参与到设计阶段,在设计阶段即对未来在施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不断校核,防患于未然。

另外,瑞典的甲方和施工方之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模式——Partnership 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施工方兼顾设计和施工,过程中所有的花费全部对甲方公开透明,而甲方则与施工方共担风险,共分利润,对施工方而言,可以说是完全“零风险”。

比如,项目开工前预估费用2000万,实际费用超出100万,超支的100万由施工方和甲方各分担50万,反之盈利也同样均分。此外,在项目结束时,施工方能够稳定拿走总工程款的10%作为利润。这样一来,施工方承担的风险大幅降低,可以不受市场材料、人工劳务等价格变化的影响,利润也相对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这种模式下,无论是施工方,还是甲方开发商,都将自己的利益方向转化为如何能够让项目更快、更好的完成,避免扯皮与纠纷,充分发挥其BIM的沟通协作价值。

通过十多年的发展,设计阶段主导的BIM应用在瑞典建筑业中十分普遍,近两年,施工中的BIM应用也处于快速上升阶段。

好了,看到这儿,你应该对瑞典的BIM应用有了大概的了解,下面,我们要开始揭秘上文中提到的秘密任务——BIM5D的国际化。

 

三、BIM5D国际化的探索与挑战

为了能够近距离学习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也为了让国产BIM走上世界舞台,我们今年的瑞典BIM访问之旅还带着另一个小目标:正式开启广联达BIM5D走出国门的新征程,探求与国际方式接轨。

与国际接轨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将国内软件翻译成英文版,让外国人打开用英文版的BIM5D。这样既无法适应当地环境,又无法收集有效数据对国内BIM应用提供价值。

在真正开始国家化动作前,必须先以全面细致的调研为主,再选取适合的客户进行试点,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细化业务、了解客户需求、改进产品。

经过历时1年走访,4轮不断深入的调研,覆盖27+企业,60+人次后,我们选定瑞典当地最大的施工企业PEAB开始试点项目,从梳理业务场景开始,将BIM5D的各个应用点与当地项目经理、BIM负责人做深入应用反馈。

除瑞典外,今年,我们也在与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进行接触,关注亚洲国家的BIM应用发展情况,并有幸受邀参加了马来西亚2018年BIM应用峰会、南南国家合作政府研修会议等大型会议,与各国同行共同探讨BIM应用发展的思路和心得。

在这些阶段成果背后,BIM5D走出国门也遇到了大大小小各种挑战,简单的软件语言翻译根本无法满足国外需求,走出去,这一步,我们走的极为困难。

在这里,我们将遇到的三大难关写下来,纪念国际化团队的奋斗历程,与君共勉。

第一关:语言

这是最容易想到,却最难克服的一点。

就像我们从小就上英语课,能够与国外友人对答如流看起来仍颇有难度,刚出国的小伙伴或许能感受到,在站上国外土地的那一刻,你似乎变成了一个偌大的学龄前儿童,之前学的哑巴英语根本无法开口,连坐个公交车投币可能都需要重新学习。我们出国,也是这样的困难。

以瑞典为例子,瑞典的施工企业中,普遍存在多个国家的员工,常用的语言可能涵盖英语、瑞典语、芬兰语,甚至是一些生僻的俚语,我们不能祈求每个用户因为一款软件学会一门语言,这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个国际化产品,如果将语言与应用剥离,达到随时切换、交流无障碍?如何实现多语言环境中的协同工作?这是非常难的。

语言背后,反映的是用户使用习惯,语言关不破,根本无从谈及产品好用。

 

第二关:基础服务

在海外,所有现有的产品基础服务,都可能会变成让用户使用的阻碍。

这里主要指服务器和网络等基础服务的障碍。

比如,去泰国旅游,要买当地的手机卡才能正常打电话;去日本短期交流学习,要办理全球通流量才能正常上网、浏览咨询。我们的软件作为外来产品,希望国外当地用户能够正常使用,或者进行国际合作,必须要解决基础服务问题。如果当地是5G网络信号,我们配备了4G的硬件设施,也是无济于事的。

拿我们自己举个例子,BIM5D产品中的收发消息提醒的功能,会涉及到用户发送短信和邮件。在国际化测试中,我们发现,国内的邮件发送到国外,经常会出现丢失的情况,必须切换成海外的邮箱发送。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碰到了很多这样的小细节、小问题,最终,我们针对海外情况,将产品的服务器进行了单独布置,以保证用户使用效率。

 

第三关:当地文化

这可能是挑战性最大的一点,也就是常说的“入乡随俗”。

任何问题,掺杂了民族问题、文化问题,可能就会脱离其本来的目的。我们需要了解当地文化,适应当地特殊的宗教、民族风格。

比如,瑞典人做事非常的严谨,在选择项目BIM试点时,瑞典客户要求进行大量的前期测试,经公司各级领导批准才有可能开始。得益于这种谨慎的态度,虽然每一次前进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但确确实实让中国BIM产品的应用走的更扎实,更稳固。

 

未来,我们还将继续以瑞典、新加坡等发达国家为核心,将国外先进业务与BIM技术相结合,不忘初心,探索前进。

希望此次国际化团队带来的瑞典探秘,能够对你有所启发,欢迎你在下方留言,我们共同探讨!

 

 

 

  • {{ val.name }}

    {{ val.createDate }}

    {{ val.title }}

    {{ val.content }}

说点什么

New Builds 1998-2019 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京ICP备1002160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401054 WEB POWERED BY Z3 STUDIO